您的位置:首页 > 每日焦点 > 正文

安徽芜湖谢留卿案:鉴定书没有专家签名,能否作为法律审判的依据?

2020-01-15 16:49:35 来源:搜狐

安徽芜湖繁昌县谢留卿涉嫌诈骗案经各级媒体报道后在全国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尤其是2019年3月18日第一次法庭开庭时公诉人出具的备受争议的价格鉴定书因鉴定机构是非法组织而被撤销。时隔9个多月后,也就是2019年12月24日,繁昌县人民法院在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再一次开庭审理此案。

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公诉人繁昌县人民检察院提交的竟是一份没有专家签名的价格鉴定书,(据繁昌县法院介绍,这份鉴定书不是法院委托鉴定的,是繁昌县检察院在取证时间已经用完的情况下,再次取得的),这次的鉴定委托机构换成芜湖价格认证中心及安徽省金银饰品宝玉石产品质量监督检测站。这份价格鉴定书和上次的鉴定书几乎雷同,并且公诉人不提供18位专家的签名,不知道这所谓的专家是否有鉴定资质。

对于公诉人在法庭上提交的这份令律师人质疑的价格鉴定书,谢留卿涉嫌诈骗案的代理律师杜华程律师认为:1、价格认证中心第二条价格认定依据第二款提出方提供的材料“安徽省金银饰品宝玉石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检测证书复印件”,非芜湖市价格认证中心工作中形成的工作文件,属提出方繁昌县公安局提交的价格认证基础材料,是证据。2、合议庭已经在2019年11月9日要求繁昌检察院提交价格认证的材料18位专家的名单及查勘验过程。依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414条,人民检察院应当在3日以内移交。

谢留卿涉嫌诈骗案的代理律师张磊律认为:很遗憾公诉人并没有实质性的回应几十名辩护律师的诸多辩护观点,只不过重复了一下起诉书中的指控内容而已。公诉人说话术是中性的,那就表明起诉书所称的以“话术”进行诈骗的内容并不实际存在,而关于销售手段具有诈骗性不能只靠由侦查人员以设置“假货”为前提诱导而来的被告人供述和被害人陈述。对此,最有力的证据是中金公司被扣押电脑主机里的通话录音,如果公诉人能举出一份录音证明客服人员确实使用指控的方式销售产品,那才具有说服力;

据一位律师说,公诉人的回应中似乎鉴定意见得以做出的相关基础资料存于价格认定机构的档案里,但是,法院向检察院书面通知提交鉴定人及鉴定过程等材料,公诉人拒不提供,法院的通知和公诉人的拒绝,必须要有法律后果,后果就是参照鉴定人经通知无正当理由不出庭的后果,即《刑事诉讼法》第192条第三款规定的“鉴定意见不得作为定案依据。”

谢留卿涉嫌诈骗案的众多律师说,他们有理由怀疑为什么参与鉴定的专家(如果真的有)不具名的原因,那是因为,这个价格认结论的过于荒谬,一旦公开他们的名字,他们将马上成为全国艺术收藏界的公敌,所以他不愿意、不能够、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对于这种“三不幽灵专家”所作出的鉴定意见,是没有任何可信度的。

据谢留卿的代理律师告诉记者,经过连日来诸位辩护人、被告人艰苦卓绝地抗议和要求,法庭终于决定允许辩方申请的两位专家出庭,协助法庭查明涉案藏品情况,也检验一下检察院新提交的《价格认定结论书》中鉴定出藏品仅百元、几千元是否客观。出庭的分别是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副馆长、副研究员徐桃生,以及中国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马英民。在出庭前,两名专家前往繁昌县公安局物证室认真查看了案涉藏品,整整一天。今天,两位资深专家以其深厚的专业知识和生动的表达向法庭说明了这些藏品的艺术造诣之高,收藏价值之高,以及价格认定结论之荒谬……

首先在法庭上出庭的是徐桃生副馆长。针对该《价格认定结论》作出的价格评估,徐馆长表示“所提供的这个评估,我从专业历年来参与涉案的评估价格来看,我这是第一次看到的这么荒谬的、无理由的,既不严谨,也不科学的评估价格认定书。”

他说,“根据查看的结果,和我以往经验,向法庭说明,从玉器来看,出品单位绝大部分是中国工美集团出品,有证书,和物件相互对应,还有作者,还有掌握的资料来看,相互一比照,工艺、材质方面,后期鉴定人出具的鉴定价格与建议零售价和市场销售价,有很大的差距。”对案涉藏品的工艺之高。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说,31号涉案产品是“富贵寿考彩瓷屏风”(鉴定价3300元),这个屏风有1尺6那么大,是仿制品,在参观博物馆的过程中,因为让陈列在博物馆中的人物、古迹自然地活起来,复制这么一块东西,就是景德镇陶瓷创新方面的先驱人物,在1915年第一次中国陶瓷拿到世界上就得了金奖,这块“富贵寿考彩瓷屏风”就是仿制我们馆藏的那一件古作,这个定价在19800,应该说按照我们认为的市场价,因为它的稀缺性、品牌,还不只这个价,还有烧制的费用,人工的费用。画一块这样的瓷板,一个工匠是不能完成的。大家都知道,一个小小的杯子要经过72道工序,它的价值、价格何在?如果站在景德镇的立场上,对这种评价,贬低景德镇,甚至可以说贬低中华传统文化,他如果到景德镇,他可能出不来,当然不是说欺压他、谋杀他,而是让他亲自到景德镇工厂体验一下、看一看过程,了解一下有多难,这样你才有一个了解。

徐馆长总结道:艺术品主要有三个方面,它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文化价值。这些都是我们祖先发明的,我们在传承过程中进行创新,让它走上世界。这些人都在默默无闻的贡献。对案涉藏品的价格,定价之合理,鉴定价格之荒谬,徐馆长说“作出价格认证结论的人,作出如此荒谬的价格认定结论,根本不懂艺术,是‘无知者无畏’”。“鉴定人没有根据出品单位以及人物,职务和工艺,和他对应的时代,没有相结合。跟市场的销售价格没有判断,所以造成了差别。有的个别的差距还很大。”也举例说,127号一带一路合玺碧玉,建议零售价15800,鉴定价格是750,我不知道这种鉴定的依据在哪里?第一个他没有按照物品的材质和工艺,因为玉器,我们都知道分质量,都是玉料制作的,750块,原矿石,更何况出品单位是中国工美有建议零售价,所以前后差距很大。鉴定的前面后面还很大,两次鉴定互相矛盾,达到了50%以上,所以这样得出的鉴定结论,我认为不严谨、也不科学。

最后,徐馆长认为这是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极度打击。关于繁昌窑与景德镇窑的悠久历史关系,徐馆长也有话要说:“我也听说繁昌窑也正在打造,希望提升到一定高度。那么景德镇有个光荣历史,会提到繁昌窑,你们繁昌的都应该知道。”

马英民副馆长出庭后,情绪显得比较激动。马馆长指出查看藏品的七大特点:1、数量大,五六百件;2、品种多四种;3、藏品规格高,来的单位很多是国企单位,或者是权威的,如工美,景德镇的;4、品质好,几乎找不出劣质的产品,谈得上藏品界的精品。5、代表性强,藏品的几大类都有。6、藏品证明材料齐备,创作人、监制人、鉴赏人,材料都有。7、价格比较合适,适宜的。其中最印象深的,是这么多藏品,确定地说,没有假货,没有伪作。

关于藏品的鉴定价格,马馆长非常气愤。“价格上,让我感到很奇怪的,出现了两套价格,两个价格,一个是成交价格、出售价格,后面写了一个“新价格”,差距非常大。比如,范增的作品,原价10万元,鉴定的新价格确是280元……我现在的看法,根据我多年的经验,我认为原价格合理合法,可以成立;新价格,是非法的,没有道理、没有根据的,他们就不懂艺术品,不懂文化行业,是完全错误的,是不负责任的。”

应该如何定价呢?马馆长说“要定价,主要有以下几个因素:

1、作者是谁,非常重要,是不是名师,从艺经历如何,什么主要作品什么成就,你有什么称号,什么评价,特别头衔,这些物证是范增,吴敬良,他们都是中国美协会员、一级美术师,范增是世界级的大家,你给他定价280元,你给我打一张试试。魏楚予,齐白石的虾、魏楚予的闻名遐迩,你定几百元……太不结合实际了。

2、然后影响的因素有很多,材质,比如玉。

3、关键还有文化内涵,这么多证物,造型、布局、构思的巧妙,你这个现场的色泽如何,你什么图案?有什么意境,一一道来啊。这些鉴定的人什么都不懂……

4、然后才是技巧,既要有全面的,各种画法,水墨,色彩,大小,功底,种种区别都会影响价格。你这个新价格都体现不出来。

5、还要看品相,作者,各界对你的评价,还有很多情节不在这里。比如,人民大会堂的,毛主席亲笔题字,无价之宝啊,这不是买菜钱,用齐白石的画去买白菜,卖白菜还不干,他们不懂这些。另外还要说,定价是合理的,公司的智慧、水平,他们贡献的成就。

6、公司合法注册,有权定价,考虑到了价格的方方面面,比如存世量多少,某一个拍卖会,有什么重大轰动效应,特别是他们有一套常用的程序,比如国家博物馆的单位,给个指导价,比出厂价高几倍,原则上你就要按照指导价,你不按照这么办,这个价格他们掌握很清楚,没有发现这家公司超出很多的。”

另外还有来自北京、深圳等全国各地的22位国内顶级专家、作者愿到法庭作证,证明谢留卿对外出售的收藏品并不涉及诈骗。他们是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张之铸,“金氏宫廷景泰蓝主要传人”、景泰蓝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金玉田,中国艺术品鉴赏评估专家委员会(文化部)鉴赏专家张国祥,文化部机关司原副司长、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原主任、中国历史博物馆原党委书记谷长江,著名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张若古,著名画家张善成,金氏景泰蓝第三代传人金鑫,北京华夏珍宝博物馆法人、北京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副会长、中国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牙雕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孙松林,均被法院拒绝,理由是百度查不到家庭住址。

据王兴律师介绍:这些商品都是市场上正常流通的艺术品,很多正规渠道均有销售,其市场价格是公开透明的。中金公司的售价等于或低于市场流通价格,属于正常的经营获利,不应认定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此外,针对有被告人与公诉机关签订认罪认罚具结书等问题,辩方也认为公诉机关在审判阶段以非正常方式让被告人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超越了其法定权限,系违法行为。

本案的结果,尚待法院判决,但是本案折射出的民营经济保护问题、司法鉴定问题、如何充分保证被告人和辩护律师权利问题、艺术品收藏与买卖市场的正常销售行为与诈骗之间的边界问题,值得商榷,一份没有专家签名,十八位“幽灵专家”也拒绝出庭作证的鉴定书能否作为法律审判的依据?我们期待法院公正判决。

相关阅读